生物科技創業家 - 陳志誠博士

2014-04-24


在日常生活中,不少創新技術都可以應用到生活中,並帶來各種效益。陳志誠博士(Chishing)在近期Entrepreneur Square舉辦的「Tech – Social The Crossover of Idea」的比賽中讓我們知道科技可以配合生物學的實驗,減少試驗的成本,加快實驗速度,令相關的行業受惠。
 

埋首生物研究 與友創業

在眾多的科技和社會議題中,為什麼Chishing會選擇這個?他表示這不是甚麼偏好,而是個自然的選擇。從中學開始,他已經對生物研究大感興趣,在大學時,甚至之後的進修,他也一直鑽研有關學問,心神都花在這方面的研究工作上。「我一直都有研究生物的行為,了解他們對環境、事物的反應和變化。」他覺得,傳統利用動物實驗的測試方法不太好,一來效率不高,需要花大量人力物力去監管和收集數據;二來收集所得的數據結果差異大,準確度也不高,有時候甚至出現矛盾,這些因素令他開始有研製這個系統的念頭。

要成功創業,一隻手拍不響的。Chishing把想法告訴好友,好友十分認同,二人合力著手展開研究這個系統。前年,他們便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其公司主要集先進的無線導航,信號處理和動物行為科學於一體,致力於研究,設計和生產一種針對實驗室群體動物的定位和行為跟蹤系統,希望能加快藥物研製的工作,幫到更多病人。

跳出框框 突破傳統 提升效益

據Chishing所言,獲獎的系統的運作主要分開幾個部分,而簡單來說,系統的運作就是先把追蹤儀器放在每個實驗動物的身上,然後系統可以知道實驗動物的準確定位;監測系統亦可即時紀錄牠們的行為動作,有助更易掌握和識別被觀察動物的反應回饋。這個系統可被應用在醫學研究上,藥物學家可用來進行動物實驗,令研發藥物的效率得以提升,同時亦可降低成本。

與現時同類型追蹤動物行為的產品相比,如果利用這系統做實驗,每次所需的成本相對較低;由於系統同時間追蹤大量動物,相對而言,節省了研究及實驗所需的時間;亦因為實驗樣本能同時大量追蹤監視,因此,一些本來用作監測的人力資源可以減少。除此之外,鑒於動物身上的追蹤儀器能自動傳送數據到資料庫,節省了的成本可以轉移到增加樣本大小的層面上。當樣本增加了,收集的數據更有代表性,反映的結果相對更加準確,更令人信服。

香港生物科技發展未成熟 需吸引投資者

因為有同伴的幫助和支持,Chishing坦言公司在創立初期間都能面對所有困難。公司在香港成立了兩年,他發現,跟外國比較,這裡的人對這方面的投資興趣不大。「可能是因為本地人一向對生物科技的關注度低,而且這方面的發展一直也不是香港所專注的。」

雖然只回港發展一年多,但已是一家科研公司的行政總裁。在他眼中,香港夠innovative嗎?他覺得,就目前的情況而說,答案肯定是不。他認為,在外國人眼中,香港依然是以金融業、服務業及旅遊業興旺而著名。在「創新」方面,「香港還未能營造出那種氣候來」。這是長線的投資,不可能一時三刻便看到成果。

但是,香港科學園的存在卻讓他感覺到香港是有心開闢這道門。Chishing表示,因為得到「科技創業培育計劃」的支持,他的生物科技研究和成果才能這麼快受到人們關注。正正因為這樣,他認為只要肯推廣這行業,爭取更多公眾關注,同時政府及私人機構願意投資發展這類新科技產業或技術,才能令技術得以廣泛應用到不同範疇上,更有效地促進業界的發展。

香港的另一挑戰

除此之外,Chishing還提到香港的教育問題。他認為香港的學生因為接受填鴨式教育,因此思想未及外國人那麼創新。「學生要主動一點,不要只依賴老師灌輸資訊,要自己多想,多問,多批評,訓練自己的思維和思考模式。」現在資訊已不值錢,「值錢的是,我們的想法和創新概念」。因此,這也是香港需要面對的另一個挑戰。

望壯大研究團隊 幫助更多人

拿獎了,會否改變當初的計劃?Chishing覺得,獲獎是一種認同,是人們對他們團隊的認同,但是這不會改變他們當初的理念。「打工也可以賺錢,但我們為何選擇創業?這是因為我們不只是想賺錢,更希望這盤生意能有一定的意義,我們希望能幫助某一類人或某一行業,可以貢獻社會。」說到這裡,小編想起最初Chishing回答為何參加這個比賽的原因,「因為Tech – Social這個概念跟我們公司成立的理念很相配,希望能把我們的技術廣泛應用,幫助社會的發展。」

除了一直堅守這個信念,努力推廣這個研究項目,吸引更多投資者外,下個目標是甚麼?Chishing坦言,在科研的路上,有一個合拍的團隊是很重要的。當公司的規模變大了,一些日常需要處理的事便會增加。他希望能夠壯大現時的團隊,找到合適的夥伴加入,令日後的研究工作更順利、更成功。

文:編輯部

圖:由受訪者提供

Career Intelligen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