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計手機遊戲 認識人們心理

2015-03-27



Ken是數碼公司Qweus的創辦人。成立自己的公司以前,Ken在美國史丹福大學唸書,主修電子工程,副修電腦科。學校十分鼓勵學生做start up,「史丹福大學有許多經營企業的人。在他們身上學習到不少知識,知道一門生意是怎樣運作。」
 
遇上好拍檔
談及為何會毅然建立自己的生意,Ken指全因遇上一個好拍檔。「其實我一直都想start up一間公司。而當中激發我把這想法實現是重遇同學Alex。」1997年,Ken在香港再次遇上舊同學Alex。在一次言談間,Ken發現Alex和自己分享著同一個夢想—建立自己的生意。Ken直言:「我個人認為start up最重要的元素是有個好拍檔。意念或想法反而未必是最重要。若果你有一個好的團隊,自然在溝通方面也會較有效率。」
 
現時,Qweus專門負責撰寫Apps。「我們的Apps都是屬於訓練腦部的apps。為了增加當中的趣味,我們特地設計一些遊戲。遊戲絕對是一個較吸引的訓練模式。」他指出,其企業設計的apps都有著同一個目標:收集數據,並再作數據分析。
 
不執著小事
Ken和Alex在2013年正式成立公司—Qweus。他直言一路上也得到不少鼓勵。「例如在最早期,我們申請了數碼港的資金。這些資金亦成為了我們公司後來的啟動基金,協助我們延續這門生意。期後,我們也有機會參與Incubation program。」在創業期間有否遇上困難?Ken自言因為性格樂觀,所以暫時未遇到很大的困難。「無可否認,過程中會有阻礙,但是也算不了是什麼大危機。假如失敗了,便不要再回首過去的慘痛經驗。」Ken指自己一直都在學習,「例如什麼時候需要堅持,什麼時候需要放棄。」他又言,「不要在小事上如:公司標誌、名字等太執著。過程上少不免要作出讓步。不過,最重要還是把應做的事情做好。我認為許多事情均沒有分對錯。有了決定便應全力去做。若果只把目光放在小事上,便不會成功。」Ken指出,企業要按著形勢作出修訂,才能與時並進。作為香港start up的一分子,他表示本地的營商環境也算是不錯。「香港很容易便能註冊成為公司。」
 
Ken笑言自己的性格十分適合建立自己的生意。「以往的工作都離不開學術研究這範疇。我是個天馬行空、彈性較高的人,所以較常負責idea creation部分。」他補充,自己著重理論,而拍檔Alex則負責執行的部分。
 
腦部訓練的遊戲
Qweus所設計的apps著重腦部訓練。其公司的apps已經可以在Apple的Apps store和Google Play store找到。「我們其中一個app是受到遊戲2048影響。而從中亦可搜集不同用家的玩法和資料。此外,另一個遊戲名叫Curious Path,是一個『改鬼腳』的遊戲。玩家要想想如何把A點連繫到D點。」上述遊戲均有助於訓練腦部。「我們並不單止是設計apps。首要的是以玩家的角度去看這遊戲能為他們帶來什麼好處。比如說,在同一個遊戲中,他們會否比其他人更厲害?對比以往,他們自己有沒有進步?」Ken指這些遊戲幫助玩家了解自己的思維模式,知道自己慣用什麼技巧,處理難題時會怎樣做。「有些玩家即使在一個充滿危險的情況下也可以處變不驚地玩遊戲。」Ken指資料分析的最高境界是讓人們認識自己,「所以我們會說Your data, the best story teller。」他把玩家分成兩大類,一類是會迎難而上,另一類則會逃避難關。Ken指這些資料亦有助日後再設計apps。「可以知道玩家的心態—究竟他們喜歡簡單還是困難的遊戲。」
 
Ken指自己在公司的角色是不斷提出新想法。除此之外,他也會負責對外的工作。「有時候要在外面找尋資金。又或者和不同人聊天,了解他們對我們的意見,從而作出修改。」他笑言,自己少不免也要做人力資源部的工作,去會見不同的應徵者。
 
香港政府的幫忙
說到香港政府的角色,Ken表示自己也是受惠的一群。「例如數碼港的CCFF和Incubation Program便幫助了我們不少。第一次寫計劃書,假若不能通過的話,或許會放棄做start up這條路。」他揚言,政府現時已有很多措施,如申請IP address時會有資金、又會給予資助,感覺正面。Ken說,start up是一件很獨立的事,如果常常想如何找到別人支持,其實不大適合。「畢竟,要求別人幫忙容易。做start up的人應盡量想辦法令自己做到最好。」
 
Kenstart up…
Ken希望未來能不停學習,對於市場更敏銳。「我們的公司始終較幼嫩。如果可以在短期內成功完成各樣事情,便會很高興。」對於玩家數目方面,Ken則不大在意。「只要別人願意留下來玩這個遊戲,便代表他們喜歡你的app,亦能令你知道更多有趣資料。」
 
Ken的創意度「滿分」,但他有時也要面對該發展哪一樣項目的煩惱。「於我而言,最困難是如何忘記其他想法,只專注做一樣項目。很多時候,我也會因各樣原因失去焦點。懂得分先後次序才是最重要。」對於start up的人來說,資源緊絀會帶來掣肘。「以往我會認為資源是無窮無盡,但現在會覺得『要什麼沒有什麼』,逐漸習慣如何在有限的資源下做事。」
 
很多start up的人均會遇上工作、生活不平衡的問題。Ken揚言自己並不受這問題困擾,「我見過有太多start up的人因為太專注工作而burn out。他們一星期工作一百多個小時,穿睡衣見客人,在公司睡覺。」他認為這並不是值得鼓勵的做法,反而「多出去走走,才會得到靈感,不會和社會脫節。」
 
Career Intelligence